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产品中心

新锦福:证明书怎么写:我们素未谋面但您写的这本书我一定要看

发布时间:2019-01-27 17:41:43 编辑: 浏览次数: 打印此文

  在《泸州全书》紧张的编纂过程中,突闻“全书”之——《少岷拾存稿校注》的作者曾广溯离我们而去,痛心之余,泸州市文化研究中心将竭尽全力,将其遗作于今年12月份,同其它几本《泸州全书》一并出版,以慰其心。今新报记者走进曾老家中,探访其生前的工作、生活日常,一洗我辈俗尘……

  他清贫而充实,温和而坚定;他让知识流传、让温暖传递、让爱心汇聚;面对癌症,他不惧死亡,因为他对生命有更博大的爱。宽厚慈祥的曾广溯老人已离世两月,新报记者依然能感受到其家人的悲痛之情和对他深深的思念。

  曾老的儿子曾涛再一次回忆起与父亲朝夕相处的点滴,仿佛像电影一般,一幕幕涌入脑海,而后,泪蒙双眼;而曾老的老伴吴志婉老人对此更是不愿提及,因为,提及便是思念。

  虽然记者与曾老素未谋面,但仅从曾涛的口中,便已对这位老人心生敬意。曾涛告诉记者,他心中的偶像是正直的、和蔼可亲的、勇敢无畏的,而其父便是这样一个人,所以曾涛一直将其父视为自己最崇拜的偶像。

  “我的父亲有很多优良品格,他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男人——坚韧、独立、好学,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宝贵财富。”曾涛说。

  他坚韧——检查出肝癌的这三年来,他没有说过一个“痛”字,mossfly.com在最终坚持不住、即将离开人世之时才打了一针吗啡。3年中,他也从未停过笔,孜孜不倦的编纂《少岷拾存稿校注》《武城曾氏重修族谱》以及“曾家家风家训”工作,有时熬夜到两三点仍不愿休息,即便坚持不住住院了,乃至临终前,他仍念念不忘这些工作,嘱咐曾涛一定要把这些书籍送到其指定的人手里,这两三百万字,留下的精神粮食十分丰富。

  他独立——曾老少时父母皆丧,依靠姐姐和侄儿的供养,成为了艰难时期的大学生;19岁只身一人到眉山芒硝厂工作,他凭借自身的努力,获得了国家级荣誉,成为了行业翘楚、社会精英;其生前会将全国地图随身携带,每到一个地方最先抵达的必定是图书馆,每到一个地方最先观看的都是一些石刻、古墓之类,为了完成《武城曾氏重修族谱》的工作,退休后的他还一个人到山东、江西、广州、贵州、湖南、云南等多个地方寻根;如今,由其生前主编的11卷、几十万字的《武城曾氏重修族谱》完整的留给了后人。

  他好学——老人机或许是老年人的标配,但因曾老的好学,他成为了一个运用手机、电脑、相机的高手;凡年轻人在玩的APP,他都会独立运用,还自学打字、修电脑,在编纂书籍期间,他还在美国网站上查阅过资料……连他的儿子也很是吃惊,“父亲为何什么都会”;他还热爱生活,好烹饪——辣子兔、酸菜鱼是其拿手好菜,至今让他的家人想念,每每在网络上看到一道新菜品,他都喜欢学习,而后做给家人吃。其一辈子都在学习、应用,学习、应用……身边的好友也受益良多。

  “做学认真、估证不取”“做人和蔼、有求必应”是曾老生前好友陈凤贵对他的评价,听闻曾老西去的消息,陈凤贵感到非常惋惜,“这么硬朗的老爷子,怎么一下就离开了呢?太遗憾了。”

  陈凤贵说,为了证明玉蟾山上的“金鳌峰”究竟是杨慎还是曾少岷题写,曾老亲自到新都研究杨慎的字迹。宗亲会内有谁需要帮助了,曾老在有条件的情况下,必定会伸出援助之手。在他身上,看到了对历史的尊重,看到了对人们的友善。

  “人都不在了,还说什么呀……”吴志婉老人哽咽着说到。听闻此话,记者也不禁鼻子酸楚,不忍再继续勾起老人的伤感回忆。

  曾广溯生于1943年10月,先后就读私塾、泸州一中,大学就读成都工学院(现四川大学);由于历史原因,1968年才分配工作到眉山红旗芒硝厂工作,1970年参与筹建眉山磷肥厂,1972年参与筹建眉山白糖厂,任车间主任;1985年工作调动到泸州泸天化厂,先后任研究员、车间主任;1990年参与泸天化油脂公司筹建,后任副总经理,主管生产;2003年退休后参与宗亲会活动,专注编谱同时不忘历史,在泸州先后考证并发表了多篇关于历史的文章。

  2018年8月10日22时,曾广溯因病于泸州市中医医院驾鹤仙去,享年75岁。

  主办:泸州市电视台 联系电线 电子邮箱:luzhou-新闻报料区